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教學與研究 > 學術觀點

寶萬之爭:我們需要怎樣的“企業家精神”

公布时间:2016-06-30 12:00:00 人次浏覽

“寶萬之爭”已顯收官之象。寶能的罷免絕殺、王石的回應致歉,使得這場持續近一年的股權爭奪戰多少顯得殘酷而悲情。如今的萬科業績盡管依旧風華正茂,但以往一直穩定治理層的變更,使得這家公司的前路卻變成一場未知之途。


即使排除曆史因素的幹擾,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大浪淘沙之後,那些經曆風霜依旧彰顯活力和生命力的公司和卓越的企業家,依旧是時代的稀缺品。而我們不得不承認,萬科是其中的佼佼者。


萬科之所以引發寶能這樣的險資搶奪,歸根到底還是因爲木秀于林。當我們跳出“寶萬之爭”的藩籬來看,無論是從購買萬科住房的業主、與萬科接觸過的投資者,還是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審視,萬科毫無疑問是一家十分優秀的企業。


而我們之所以關注萬科的走向,除了王石和萬科自己自帶的明星光環,不能否認還有一重心理因素,那就是王石和郁亮的治理團隊去留,意味著萬科作爲深具傳統意義上企業家精神的公司,能否繼續延續他們的氣場與傳統。


以本來是中國企業中的精英典範的上市公司爲例,他們在進入資本市場之後,有許多公司幹脆把這個“殼”作爲自己的特權資本來運作,還有一些公司更是視法律法規于無物,搞內幕交易、暗箱操作。


在這樣魚龍混雜的市場環境下,萬科的可貴更加凸顯。正如王石數年前的一篇博客所說,萬科從建立之初就有句口號,叫不行賄。當時也有人在說:不行賄怎麽做房地産生意?結果事實證明我們不行賄不僅做成了房地産生意,還做成了全球最大的住宅開發商。個中辛酸,不足爲道。


但“寶萬之爭”之所以行至如今,恰恰也與王石這位曾經深具企業家精神的職業經理人判斷失衡有關系。李克強總理尚且多番強調要對民間投資民間資本一視同仁,王石作爲市場和企業界的急先鋒,卻打出反對民資的旗號,盡管後來他作出澄清和回應,但這已經使得他陷入歧視民資的巨大漩渦之中。


當然,我們也能夠發現,王石真正所抵觸的,其實並非是民間資本的力量侵蝕,更多是對金融民間資本野蠻的焦慮。王石目前所面臨的敗局,不妨可以說,是市場中的“企業家精神”輸給了“資本爲王”。


這種敗局在當前其實也並不少見。民間投資之所以下滑,民營實業之所以日益邊緣化,與整體趨向資本利滾利式的“賺快錢”而不是做實事有直接的關系。


資本天生逐利而行,而資本主導的決策機制也會容易使得企業的生存發展往往只注重眼前的收益而缺乏長遠的規劃;尤其是金融資本的發展日益脫離實業,這也是使得在經濟發展到達一定水平之後,實體經濟增長開始缺乏後勁的原因。


沒有長遠規劃和百年經營決心的單純的“賺錢”,只會是一錘子買賣,總有窮途末路的一天,這也正是市場憂慮會發生在萬科身上的事情。也正因爲此,需要反思的,不只是王石個人,更需要反思資本的定位。


當追逐眼前收益的風險資本試圖以高杠杆這樣的危險遊戲遊獵市場優質企業,對于已經具備相當規模、同時具備長遠發展潛力的公司來說,未必是件好事。在熊彼特看來,在國民經濟運行中,利潤源于把各種生産要素和資源重新組合所獲得的回報,而且這種創造只有企業家能夠實現。但這種企業家,並不是“滾雪球”式的追逐回報,而是真正經營實業生産財富的工匠精神。


在萬科之前,早有險資舉牌上市公司風潮。萬科不過是這一輪金融資本挺進的高峰。險資攻下了萬科,占據了中國市場經濟中最優秀的公司之一的這座橋頭堡。可是未來,這樣的遊獵逐利型的資本洶湧吞並,是否真的有利于中國經濟的發展,恐怕還是一個未知數。


早在《國富論》中,亞當斯密就已經指出,“我們所憧憬的自由市場經濟,正是那些企業家借由追求他或者他的公司的個人利益,從而促進整個社會的進步。”這就是市場經濟的美好,這也是真正企業家的美好。萬科的精神,是讓建築贊美生命,不得不說,這樣的企業文化離不開一個有情懷有野心的治理團隊,離不開一個有遠見有恒心的大股東支持。


總理在參加夏季達沃斯論壇前,參觀了天津的企業,也提到了企業家精神、工匠精神于經濟于民生的重要性。


寶萬之爭即將落幕,王石去留也似乎可以預期。英雄末路,美人遲暮,最是令人扼腕,但在資本爲王的已然現實面前,對于國民經濟長遠進程來說,重振企業家精神顯得更加急迫。


(鳳凰評論原創出品)

  1. 上一篇:不良資産債轉股:放貸放成股東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1460号

收起
展開